卷四十五·列傳第二十六·宗室

○宗室

△衡陽元王道度 始安貞王道生 遙光 遙欣 遙昌 安陸昭王緬

衡陽元王道度,太祖長兄也。與太祖俱受學雷次宗。宣帝問二兒學業,次宗答曰“其兄外朗,其弟內潤,皆良璞也”隨宣帝征伐,仕至安定太守,卒于宋世。建元二年,追加封謚。無子,太祖以第十一子鈞繼道度后。

鈞字宣禮。永明四年,為江州刺史,加散騎常侍。母區貴人卒,居喪盡禮。六年,遷為征虜將軍。八年,遷驍騎將軍,常侍如故。仍轉左衛將軍。鈞有好尚,為世祖所知。兄弟中意遇次鄱陽王鏘。十年,轉中書令,領石頭戍事。遷散騎常侍,秘書監,領驍騎如故。不拜。隆昌元年,改加侍中,給扶。海陵立,轉撫軍將軍,侍中如故。尋遇害,年二十二。

明帝即位,以永陽王子珉仍本國,繼元王為孫。

子珉,字云玙,世祖第二十子也。永明七年,封義安王,后改永陽,永泰元年見害,年十四。復以武陵昭王曄第三子子坦奉元王后。

始安貞王道生,字孝伯,太祖次兄也。宋世為奉朝請,卒。建元元年,追封謚。建武元年,追尊為景皇,妃江氏為后。立寢廟于御道西,陵曰修安。生子鳳、高宗、安陸昭王緬。鳳字景慈,官至正員郎。卒于宋世,謚靖世子。明帝建武元年,贈侍中、驃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始安靖王。改華林鳳莊門為望賢門,太極東堂畫鳳鳥,題為神鳥,而改鸞鳥為神雀。子遙光嗣。

遙光字元暉。生有躄疾,太祖謂不堪奉拜祭祀,欲封其弟,世祖諫,乃以遙光襲爵。初為員外郎,轉給事郎,太孫洗馬,轉中書郎,豫章內史,不拜。高宗輔政,遙光好天文候道,密懷規贊。隆昌元年,除驍騎將軍、冠軍將軍、南東海太守,行南徐州事。仍除南彭城太守,將軍如故。又除輔國將軍、吳興太守。高宗廢郁林,又除冠軍將軍、南蠻校尉、西中郎長史、南郡太守。一歲之內,頻五除,并不拜。是時高宗欲即位,誅賞諸事唯遙光共謀議。

建武元年,以為持節、都督揚南徐二州諸軍事、前將軍、揚州刺史。晉安王寶義為南徐州,遙光求解督,見許。二年,進號撫軍將軍,加散騎常侍,給通幰車鼓吹。遙光好吏事,稱為分明。頗多慘害。足疾不得同朝列,常乘輿自望賢門入。每與上久清閑,言畢,上索香火,明日必有所誅殺。上以親近單少,憎忌高、武子孫,欲并誅之,遙光計畫參議,當以次施行。永泰元年,即本位為大將軍,給油絡車。帝不豫,遙光數入侍疾,帝漸甚,河東王鉉等七王一夕見殺,遙光意也。

帝崩,遺詔加遙光侍中、中書令,給扶。永元元年,給班劍二十人,即本號開府儀同三司。遙光既輔政,見少主即位,潛與江祏兄弟謀自樹立。弟遙欣在荊楚,擁兵居上流,密相影響。遙光當據東府號令,使遙欣便星速急下。潛謀將發,而遙欣病死。江祏被誅,東昏侯召遙光入殿,告以祏罪,遙光懼,還省便陽狂號哭,自此稱疾不復入臺。先是遙光行還入城,風飄儀傘出城外。

遙光弟遙昌先卒壽春,豫州部曲皆歸遙光。及遙欣喪還葬武進,停東府前渚,荊州眾力送者甚盛。帝誅江祏后,慮遙光不自安,欲轉為司徒還第,召入喻旨。遙光慮見殺,八月十二日晡時,收集二州部曲,于東府門聚人眾,街陌頗怪其異,莫知指趣也。遙光召親人丹陽丞劉沨及諸傖楚,欲以討劉暄為名。夜遣數百人破東冶出囚,尚方取仗。又召驍騎將軍垣歷生,歷生隨信便至,勸遙光令率城內兵夜攻臺,輦萩燒城門,曰“公但乘輿隨后,反掌可得”遙光意疑不敢出。天稍曉,遙光戎服出聽事,停輿處分上仗登城行賞賜。歷生復勸出軍,遙光不肯,望臺內自有變。

至日中,臺軍稍至,尚書符遙光曰“逆順之數,皎然有征,干紀亂常,刑茲罔赦。蕭遙光宗室蚩庸,才行鄙薄,緹裙可望,天路何階。受遇自昔,恩加猶子,禮絕帝體,寵越皇季。旗章車服,窮千乘之尊。闉隍爽闿,逾百雉之制。及圣后在天,親受顧托,話言在耳,德音猶存,侮蔑天明,罔畏不義,無君之心,履霜有日。遂乃稱兵內犯,竊發京畿,自古巨釁,莫斯為甚。今便分命六師,弘宣九伐。皇上當親御戎軒,弘此廟略。信賞必罰,有如大江”于是戒嚴,曲赦京邑。領軍蕭坦之屯湘宮寺,鎮軍司馬曹虎屯清溪大橋,太子右衛率左興盛屯東府東籬門。

眾軍圍東城三面,燒司徒二府。遙光遣垣歷生從西門出戰,臺軍屢北,殺軍主桑天愛。初,遙光起兵,問諮議參軍蕭暢,暢正色拒折不從,十五日,暢與撫軍長史沈昭略潛自南出,濟淮還臺,人情大沮。十六日,垣歷生從南門出戰,因棄槊降曹虎軍,虎命斬之。遙光大怒,于床上自竦踴,使殺歷生兒。

其晚,臺軍射火箭燒東北角樓,至夜城潰。遙光還小齋,帳中著衣帢坐,秉燭自照,令人反拒,齋閤皆重關。左右并逾屋散出。臺軍主劉國寶、時當伯等先入。遙光聞外兵至,吹滅火,扶匐下床,軍人排閤入,于暗中牽出斬首,時年三十二。遙光未敗一夕,城內皆夢群蛇緣城四出,各各共說之,咸以為異。臺軍入城,焚燒屋宇且盡。

遙光府佐司馬端為掌書記,曹虎謂之曰“君是賊非”端曰“仆荷始安厚恩,今死甘心”虎不殺,執送還臺,徐世扌剽殺之。劉沨遁走還家園,為人所殺。端,河內人,沨,南陽人,事繼母有孝行,弟溓事沨亦謹。

詔斂葬遙光尸,原其諸子。追贈桑天愛輔國將軍、梁州刺史。以江陵公寶覽為始安王,奉靖王后。永元二年,為持節、督湘州、輔國將軍、湘州刺史。

遙欣字重暉。宣帝兄西平太守奉之無后,以遙欣繼為曾孫。除秘書郎,太子舍人,巴陵王文學,中書郎。延興元年,高宗樹置,以遙欣為持節、督兗州緣淮軍事、寧朔將軍、兗州刺史。仍為督豫州郢州之西陽司州之汝南二郡、輔國將軍、豫州刺史,持節如故。未之任。建武元年,進號西中郎將,封聞喜縣公。遷使持節、都督荊雍益寧梁南北秦七州軍事、右將軍、荊州刺史。改封曲江公。高宗子弟弱小,晉安王寶義有廢疾,故以遙光為揚州居中,遙欣居陜西在外,權勢并在其門。遙欣好勇,聚畜武士,以為形援。四年,進號平西將軍。永泰元年,以雍州虜寇,詔遙欣以本官領刺史,寧蠻校尉,移鎮襄陽,虜退不行。永元元年卒,年三十一。贈侍中、司空,謚康公。葬用王禮。

遙昌字季暉。解褐秘書郎,太孫舍人,給事中,秘書丞。延興元年,除黃門侍郎,未拜,仍為持節、督郢司二州軍事、寧朔將軍、郢州刺史。建武元年,進號冠軍將軍。封豐城縣公,千五百戶。未之鎮,徙督豫州郢州之西陽司州之汝南二郡軍事、征虜將軍、豫州刺史,持節如故。

二年,虜主元宏寇壽春,遣使呼城內人。遙昌遣參軍崔慶遠、朱選之詣宏。慶遠曰“旌蓋飄搖,遠涉淮、泗,風塵慘烈,無乃上勞”宏曰“六龍騰躍,倏忽千里,經途未遠,不足為勞”慶遠曰“川境既殊,遠勞軒駕。屈完有言: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宏曰“故當有故。卿欲使我含瑕依違。為欲指斥其事”慶遠曰“君包荒之德,本施北政,未承來議,無所含瑕”宏曰“朕本欲有言,會卿來問。齊主廢立,有其例不”慶遠曰“廢昏立明,古今同揆。中興克昌,豈唯一代。主上與先武帝,非唯昆季,有同魚水。武皇臨崩,托以后事。嗣孫荒迷,廢為郁林,功臣固請,爰立明圣。上逼太后之嚴令,下迫群臣之稽顙,俯從億兆,踐登皇極。未審圣旨,獨何疑怪”宏曰“聞卿此言,殊解我心。但哲婦傾城,何足可用。果如所言,武帝子弟今皆何在”慶遠曰“七王同惡,皆伏管、蔡之誅,其馀列蕃二十馀國,內升清階,外典方牧。哲婦之戒,古人所惑。然十亂盈朝,實唯文母”宏曰“如我所聞,靡有孑遺。卿言美而乖實,未之全信”宏又曰“云羅所掩,六合宜一。故往年與齊武有書,言今日之事,書似未達齊主,命也。南使既反,情有愴然,朕亦休兵。此段猶是本意,不必專為問罪。若如卿言,便可釋然”慶遠曰“見可而進,知難而退,圣人奇兵。今旨欲憲章圣人,不失舊好,豈不善哉”宏曰“卿為欲朕和親。為欲不和”慶遠曰“和親則二國交歡,蒼生再賴。不和則二國交怨,蒼生涂炭。和與不和,裁由圣衷”宏曰“朕來為復游行鹽境,北去洛都,率爾便至。亦不攻城,亦不伐塢,卿勿以為慮”

宏設酒及羊炙雜果,又謂慶遠曰“聽卿主克黜兇嗣,不違忠孝。何以不立近親,如周公輔成王,而茍欲自取”慶遠答曰“成王有亞圣之賢,故周公得輔而相之。今近蕃雖無悖德,未有成王之賢。霍光亦舍漢蕃親而遠立宣帝”宏曰“若爾,霍光向自立為君,當復得為忠臣不”慶遠曰“此非其類,乃可言宣帝立與不立義當云何。皇上豈得與霍光為匹。若爾,何以不言武王伐紂,何意不立微子而輔之,茍貪天下”宏大笑。明日引軍向城東,遣道登道人進城內施眾僧絹五百匹,慶遠、選之各袴褶絡帶。

遙昌永泰元年卒。上愛遙昌兄弟如子,甚痛惜之。贈車騎將軍、儀同三司。帝以問徐孝嗣,孝嗣曰“豐城本資尚輕,贈以班臺,如為小過”帝曰“卿乃欲存萬代準則,此我孤兄子,不得與計”謚憲公。

安陸昭王緬,字景業。善容止。初為秘書郎,宋邵陵王文學,中書郎。建元元年,封安陸侯,邑千戶。轉太子中庶子,遷侍中。世祖即位,遷五兵尚書,領前軍將軍,仍出為輔國將軍、吳郡太守,少時大著風績。竟陵王子良與緬書曰“竊承下風,數十年來未有此政”世祖嘉其能,轉持節、都督郢州司州之義陽軍事、冠軍將軍、郢州刺史。永明五年,還為侍中,領驍騎將軍,仍遷中領軍。明年,轉散騎常侍,太子詹事。出為會稽太守,常侍如故。遷使持節、都督雍梁南北秦四州荊州之竟陵司州之隨郡軍事、左將軍、寧蠻校尉、雍州刺史。緬留心辭訟,親自隱恤,劫抄度口,皆赦遣許以自新,再犯乃加誅,為百姓所畏愛。

九年,卒。詔賻錢十萬,布二百匹。喪還,百姓緣沔水悲泣設祭,于峴山為立祠。贈侍中、衛將軍,持節、都督、刺史如故。給鼓吹一部。謚昭侯。年三十七。高宗少相友愛,時為仆射,領衛尉,表求解衛尉,私第展哀,詔不許。每臨緬靈,輒慟哭不成聲。建武元年,贈侍中、司徒、安陸王,邑二千戶。

子寶晊嗣,為持節、督湘州軍事、輔國將軍、湘州刺史。弟寶覽為江陵公,寶宏汝南公,邑各千五百戶。二年,寶晊進號冠軍將軍。三年,寶宏改封宵城。永元元年,以安陸郡邊虜,寶晊改封湘東王,進號征虜將軍。二年,為左衛將軍。高宗兄弟一門皆尚吏事,寶晊粗好文章。義師下,寶晊在城內,東昏廢,寶晊望物情歸己,坐待法駕,既而城內送首詣梁王。宣德太后臨朝,以寶晊為太常。寶晊不自安,謀反,兄弟皆伏誅。

史臣曰:太祖膺期御世,二昆夙殞,慶命傍流,追序蕃胙。安陸王緬以宗子戚屬,弱年進仕,典郡臨州,去有馀跡,遺愛在民。蓋因情而可感,學以從政,夫豈必然。

贊曰:太祖二昆,追樹雙蕃。元托繼胤,貞興子孫。并用威福,自取亡存。安陸稱美,事表西魂。

頂部
胜负彩19069期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