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悶(一作贈嚴二別駕)

[唐] 杜甫
聞道云安麹米春,才傾一盞即醺人。
乘舟取醉非難事,下峽消愁定幾巡。
長年三老遙憐汝,棙柁開頭捷有神。
已辦青錢防雇直,當令美味入吾唇。
  黃鶴云:永泰元年在忠州作。【邵注】是年五月,離成都,下戎渝,六月至忠州。《杜臆》:題曰《撥悶》,因心有所悶,為此謔浪以自寬。《演義》謂欲飲酒撥悶,非也,別本作《贈嚴二別駕》者,誤。

  聞道云安麴米春①,才傾一盞即醺人。乘舟取醉非難事,下峽銷愁定幾巡②。長年三老遙憐汝,捩舵開頭捷有神③。已辦青錢防雇直④,當令美味入吾唇⑤。

  (上四欲往云安,五六頂乘舟下峽,七八承取醉銷愁。【顧注】一盞即醺,故取醉非難,但欲銷愁定須酌幾巡也。【蔡注】峽中以篙師為長年,舵工為三老。【邵注】三老,捩舵者。長年,開頭者。《杜臆》:汝指麴米春,言舟子亦憐酒而捷往也。)

  ①《舊唐書》:云安縣,屬夔州,本漢巴郡朐縣地。【邵注】云安,即今云陽縣。《東坡志林》:退之詩:“百年未滿不得死,且可勤買拋青春。”《國史補》:酒有滎陽之土窟春,富平之石凍春,劍南之燒春,子美亦云“聞道云安麴米春”,裴鉶《傳奇》記裴航事亦有松醪春,乃知唐人名酒多以春也。白樂天詩:“青旗沽酒趁梨花。”自注:“杭俗梨花開時酒熟,號梨花春。”②《東方朔傳》:“銷愁者莫若酒。”③庾信詩:“五兩開船頭。”④【黃生注】趙氏以不準折一色見錢為青錢,此倒訓矣。青銅質美,故一色行使,其鎈惡者用必準折,故價直以青錢為率也。《杜臆》:雇,謂舟費。直,謂酒資。⑤《史記·秦紀》:酒未及濡唇。申涵光曰:云安米與《七月三日》并《乞胡孫》等篇皆戲筆耳,拘儒執為指摘之端,偏嗜者又附會而巧護之,皆非也。黃生曰:全篇只說一事,略無景語襯綴,殊少開闔之致。
-----------仇兆鰲 《杜詩詳注》-----------

杜甫

杜甫(712年—770年),字子美,漢族,本襄陽人,后徙河南鞏縣。自號少陵野老,唐代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與李白合稱“李杜”。為了與另兩位詩人李商隱杜牧即“小李杜”區別,杜甫與李白又合稱“大李杜”,杜甫也常被稱為“老杜”。

杜甫在中國古典詩歌中的影響非常深遠,被后人稱為“詩圣”,他的詩被稱為“詩史”。后世稱其杜拾遺、杜工部,也稱他杜少陵、杜草堂。

杜甫創作了《春望》《北征》《三吏》《三別》等名作。乾元二年(759年)杜甫棄官入川,雖然躲避了戰亂,生活相對安定,但仍然心系蒼生,胸懷國事。雖然杜甫是個現實主義詩人,但他也有狂放不羈的一面,從其名作《飲中八仙歌》不難看出杜甫的豪氣干云。

杜甫的思想核心是儒家的仁政思想,他有“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的宏偉抱負。杜甫雖然在世時名聲并不顯赫,但后來聲名遠播,對中國文學和日本文學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杜甫共有約1500首詩歌被保留了下來,大多集于《杜工部集》。

推薦詩詞

龍門鎮(唐·杜甫)

細泉兼輕冰,沮洳棧道濕。
不辭辛苦行,迫此短景急。
石門雪云隘,古鎮峰巒集。
旌竿暮慘澹,風水白刃澀。
胡馬屯成皋,防虞此何及。
嗟爾遠戍人,山寒夜中泣。

清平樂·美人嬌小(宋·李從周)

美人嬌小。鏡里容顏好。秀色侵人春帳曉。郎去幾時重到。叮嚀記取兒家。碧云隱映紅霞。直下小橋流水,門前一樹桃花。

相思引 送范殿臨赴黃崗(宋·賀鑄)

終日懷歸翻送客。春風祖席。南城陌。便莫惜。離觴頻卷白。動管色。催行色。動管色。催行色。
何處投鞍風雨夕。臨水驛。空山驛。臨水驛。空山驛。縱明月相思千里隔。夢咫尺。勤書尺。夢咫尺。勤書尺。

題松汀驛(唐·張祜)

山色遠含空,蒼茫澤國東。
海明先見日,江白迥聞風。
鳥道高原去,人煙小徑通。
那知舊遺逸,不在五湖中。

柳枝歌(三首)(明·朱有燉)

蘇小門前萬縷垂,白家園內兩三枝。
聽歌看舞人何在,惟有東風展翠眉

臨江仙 信州作(宋·晁補之)

謫宦江城無屋買,殘僧野寺相依。松間藥臼竹間衣。水窮行到處,云起坐看時。一個幽禽緣底事,苦來醉耳邊啼。月斜西院愈聲悲。青山無限好,猶道不如歸。

九章之九 悲回風(先秦·屈原)

悲回風之搖蕙兮,心冤結而內傷;
物有微而隕性兮,聲有隱而先倡。
夫何彭咸之造思兮,暨志介而不忘;
萬變其情豈可蓋兮,孰虛偽之可長?
鳥獸鳴以號群兮,草苴比而不芳;
魚葺鱗以自別兮,蛟龍隱其文章。
故荼薺不同畝兮,蘭芷幽而獨芳;
惟佳人之永都兮,更統世以自貺。
眇遠志之所及兮,憐浮云之相羊;
介眇志之所惑兮,竊賦詩之所明。
惟佳人之獨懷兮,折若椒以自處;
曾歔欷之嗟嗟兮,獨隱伏而思慮。
涕泣交而凄凄兮,思不眠以至曙;
終長夜之曼曼兮,掩此哀而不去。
寤從容以周流兮,聊逍遙以自恃;
傷太息之愍憐兮,氣於邑而不可止。
糾思心以為纕兮,編愁苦以為膺。
折若木以弊光兮,隨飄風之所仍。
存彷佛而不見兮,心踴躍其若湯;
撫佩衽以案志兮,超惘惘而遂行。
歲忽忽其若頹兮,時亦冉冉而將至;
薠蘅槁而節離兮,芳以歇而不比。
憐思心之不可懲兮,證此言之不可聊;
寧溘死而流亡兮,不忍此心之常愁。
孤子吟而抆淚兮,放子出而不還;
孰能思而不隱兮,照彭咸之所閑。
登石巒以遠望兮,路眇眇之默默;
入景響之無聲兮,聞省想而不可得。
愁郁郁之無快兮,居戚戚而不可解;
心鞿羈而不開兮,氣繚轉而自締。
穆眇眇之無垠兮,莽芒芒之無儀;
聲有隱而相感兮,物有純而不可為。
邈漫漫之不可量兮,縹綿綿之不可紆;
愁悄悄之常悲兮,翩冥冥之不可娛;
凌大波而流風兮,托彭咸之所居。
上高巖之峭岸兮,處雌霓之標顛;
據青冥而攄虹兮,遂倏忽而捫天。
吸湛露之浮源兮,漱凝霜之雰雰;
依風穴以自息兮,忽傾寤以嬋媛。
馮昆侖以瞰霧兮,隱岷山以清江;
憚涌湍之磕磕兮,聽波聲之洶洶。
紛容容之無經兮,罔芒芒之無紀;
軋洋洋之無從兮,馳委移之焉止?
漂翻翻其上下兮,翼遙遙其左右。
汜潏潏其前后兮,伴張馳之信期。
觀炎氣之相仍兮,窺煙液之所積;
悲霜雪之俱下席,聽潮水之相擊。
借光景以往來兮,施黃棘之枉策;
求介子之所存兮,見伯夷之放跡。
心調度而弗去兮,刻著志之無適。
曰:吾怨往昔之所冀兮,悼來者之惕惕;
浮江淮而入海兮,從子胥而自適。
望大河之洲渚兮,悲申徒之抗跡;
驟諫君而不聽兮,任重石之何益?
心絓結而不解兮,思蹇產而不釋。

擬古 其二(魏晉·陶淵明)

辭家夙嚴駕,當往至無終。
問君今何行?非商復非戎。
聞有田子泰,節義為士雄。
斯人久已死,鄉里習其風。
生有高世名,既沒傳無窮。
不學狂馳子,直在百年中。

戊申歲六月中遇火(魏晉·陶淵明)

草廬寄窮巷,甘以辭華軒。
正夏長風急,林室頓燒燔,
一宅無遺宇,舫舟蔭門前。
迢迢新秋夕,亭亭月將圓。
果菜始復生,驚鳥尚未還。
中宵佇遙念,一盼周九天。
總發抱孤介,奄出四十年。
形跡憑化往,靈府長獨閑,
貞剛自有質,乃石乃非堅。
仰想東戶時,馀糧宿中田,
鼓腹無所思,朝起暮歸眠。
既已不遇茲,且遂灌我園。

秋下荊門(唐·李白)

霜落荊門江樹空,布帆無恙掛秋風。
此行不為鱸魚鲙,自愛名山入剡中。

相關作者
胜负彩19069期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