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烏江亭

[唐] 杜牧
勝敗兵家事不期,
包羞忍恥是男兒。?
江東子弟多才俊,
卷土重來未可知。
分類標簽: 勵志詩 懷古詩 詠史詩
【注釋】:
 兵家:一作由來。事不:一作不可。才俊:一作豪俊。

  杜牧會昌中官池州刺史時,過烏江亭,寫了這首詠史詩。“烏江亭”即現在安徽和縣東北的烏江浦,舊傳是項羽自刎之處。

  項羽潰圍來到烏江,亭長建議渡江,他愧對江東父兄,羞憤自殺。這首詩針對項羽兵敗身亡的史實,批評他不能總結失敗的教訓,惋惜他的“英雄”事業歸于覆滅,同時暗寓諷刺之意。

  首句直截了當地指出勝敗乃兵家之常這一普通常識,并暗示關鍵在于如何對待的問題,為以下作好鋪墊。“事不期”,是說勝敗的事,不能預料。

  次句強調指出只有“包羞忍恥”,才是“男兒”。項羽遭到挫折便灰心喪氣,含羞自刎,怎么算得上真下的“男兒”呢?“男兒”二字,令人聯想到自詡為力能拔山,氣可蓋世的西楚霸王,直到臨死,還未找到自己失敗的原因,只是歸咎于“時不利”而羞憤自殺,有愧于他的“英雄”稱號。

  第三句“江東子弟多才俊”,是對亭長建議“江東雖小,地方千里,眾數十萬人,亦足王也”的藝術概括。人們歷來欣賞項羽“無面見江東父兄”一語,認為表現了他的氣節。其實這恰好反映了他的剛愎自用,聽不進亭長忠言。他錯過了韓信,氣死了范增,確是愚蠢得可笑。然而在這最后關頭,如果他能面對現實,“包羞忍恥”,采納忠言,重返江東,再整旗鼓,則勝負之數,或未易量。這就又落腳到了末句。

  “卷土重來未可知”,是全詩最得力的句子,其意蓋謂如能做到這樣,還是大有可為的;可惜的是項羽卻不肯放下架子而自刎了。這樣就為上面一、二兩句提供了有力的依據,而這樣急轉直下,一氣呵成,令人想見“江東子弟”“卷土重來”的情狀,是頗有氣勢的。同時,在惋惜、批判、諷刺之余,又表明了“敗不餒”的道理,也是頗有積極意義的。

  議論不落傳統說法的窠臼,是杜牧詠史詩的特色。諸如“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赤壁》),“南軍不袒左邊袖,四老安劉是滅劉”(《題商山四皓廟》),都是反說其事,筆調都與這首類似。宋人胡仔在《苕溪漁隱叢話》中謂這首詩“好異而畔于理……項氏以八千人渡江,敗亡之余,無一還者,其失人心為甚,誰肯復附之?其不能卷土重來,決矣。”清人吳景旭在《歷代詩話》中則反駁胡仔,說杜牧正是“用翻案法,跌入一層,正意益醒”。其實從歷史觀點來看,胡氏的指責不為無由。吳景旭為杜牧辯護,主要因這首詩借題發揮,宣揚百折不撓的精神,是可取的。

  (陶道恕)

杜牧

杜牧(803年-約852年),字牧之,號樊川居士,漢族,京兆萬年(今陜西西安)人。杜牧是唐代杰出的詩人、散文家,是宰相杜佑之孫,杜從郁之子。唐文宗大和二年26歲中進士,授弘文館校書郎。后赴江西觀察使幕,轉淮南節度使幕,又入觀察使幕,理人國史館修撰,膳部、比部、司勛員外郎,黃州、池州、睦州刺史等職。

因晚年居長安南樊川別墅,故后世稱“杜樊川”,著有《樊川文集》。杜牧的詩歌以七言絕句著稱,內容以詠史抒懷為主,其詩英發俊爽,多切經世之物,在晚唐成就頗高。杜牧人稱“小杜”,以別于杜甫,"大杜“。與李商隱并稱“小李杜”。

推薦詩詞

古風其四十六(唐·李白)

一百四十年。
國容何赫然。
隱隱五鳳樓。
峨峨橫三川。
王侯象星月。
賓客如云煙。

(以上六句一作
帝京信佳麗。
國容何赫然。
劍戟擁九關。
歌鐘沸三川。
蓬萊象天構。
珠翠夸云仙。)

斗雞金宮里。
蹴鞠瑤臺邊。
舉動搖白日。
指揮回青天。
當涂何翕忽。
失路長棄捐。
獨有揚執戟。
閉關草太玄。

喜遷鶯·霜天清曉(宋·蔡挺)

霜天清曉。望紫塞古壘,寒云衰草。汗馬嘶風,邊鴻翻月,垅上鐵衣寒早。劍歌騎曲悲壯,盡道君恩難報。塞垣樂,盡雙鞬錦帶,山西年少。談笑。刁斗靜。烽火一把,常送平安耗。圣主憂邊,威靈遐布,驕虜且寬天討。歲華向晚愁思,誰念玉關人老。太平也,且歡娛,不惜金尊頻倒。

百煉鏡-辨皇王鑒也(唐·白居易)

百煉鏡,镕范非常規,日辰處所靈且祇。江心波上舟中鑄,
五月五日日午時。瓊粉金膏磨瑩已,化為一片秋潭水。
鏡成將獻蓬萊宮,揚州長吏手自封。人間臣妾不合照,
背有九五飛天龍。人人呼為天子鏡,我有一言聞太宗。
太宗常以人為鏡,鑒古鑒今不鑒容。四海安危居掌內,
百王治亂懸心中。乃知天子別有鏡,不是揚州百煉銅。

采桑子·平生為愛西湖好(宋·歐陽修)

平生為愛西湖好
來擁朱輪
富貴浮云
俯仰流年二十春

歸來恰似遼東鶴
城郭人民
觸目皆新
誰識當年舊主人

寄人(唐·張泌)

別夢依依到謝家,小廊回合曲闌斜。
多情只有春庭月,猶為離人照落花。

清平調詞三首(唐·李白)

云想衣裳花相容,春風拂檻露華濃。
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臺月下逢。

一枝秾艷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斷腸。
借問漢宮誰得似,可憐飛燕倚新妝。

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
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闌干。

昭君怨·春到南樓雪盡(宋·萬俟詠)

春到南樓雪盡。驚動燈期花信。小雨一番寒。倚闌干。莫把闌干倚。一望幾重煙水。何處是京華。暮云遮。

關河令·秋陰里晴漸向暝(宋·周邦彥)

秋陰時晴漸向暝,變一庭凄冷。
佇聽寒聲,云深無雁影。
更深人去寂靜,但照壁孤燈相映。
酒已都醒,如何消夜永!

紅樓夢十二曲——好事終(清·曹雪芹)

畫梁春盡落香塵。
擅風情,秉月貌,
便是敗家的根本。
箕裘頹墮皆從敬,
家事消亡首罪寧。
宿孽總因情!

瓊華島(明·馬汝驥)

碧池懸帝闕,瓊島入仙家。
洞口流云氣,星濤涌日華。
桃源虛歲月,蓬海復塵沙。
繡殿游天女,燕支映夕霞。

相關作者
相關詩詞
胜负彩19069期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