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樓春

[宋] 歐陽修
西湖南北煙波闊。風里絲簧聲韻咽。舞馀裙帶綠雙垂,酒入香腮紅一抹。杯深不覺琉璃滑。貪看六么花十八。明朝車馬各西東,惆悵畫橋風與月。
作品賞析
【注釋】:
本篇起二句以簡煉的筆觸,概括地寫出了西湖的廣闊與繁華。“煙波闊”,一筆渲染過去,背景很有氣派。“風里絲簧聲韻咽”,則是渾括不流于纖弱的句子 ,使人想象到那廣闊的煙波中 ,回蕩著絲簧之聲 ,當日西湖風光和一派繁華景象 ,便如在目前。
三、四句承次句點到的絲簧之聲,具體寫歌舞。“舞余裙帶綠雙垂,酒入香腮紅一抹”,寫的不是絲簧高奏,而是舞后 。但從終于靜下來的“裙帶綠雙垂”之狀,可以想象此前“舞腰紅亂旋”的翩翩之態;從“香腮紅一抹”的嬌艷,可以想象酒紅比那粉黛胭脂之紅更為好看,同時歌舞女子面容之白和幾乎不勝酒力,也得到了傳神的表現。
換頭由上片點出的“酒”過渡而下,但描寫的角度轉移到了正在觀賞歌舞的人們的一邊。六幺是一種琵琶舞曲 ,花十八屬于六幺中的一疊 。因其包括花拍,與正拍相比,在表演上有更多的花樣與自由,也就格外迷人 。酒杯在手,連“琉璃滑”都感覺不到,為貪君歌舞而忘情之狀。這樣,轉入明朝,就跌宕得更有力了 。“明朝車馬各西東,惆悵畫橋風與月。”
“明朝”不一定機械地指第二天,而是泛指日后或長或短的時間。隨著人事的變化,今天沉醉不覺者會有一天被車馬帶向遠方。那時,在異鄉,甚至在無可奈何的孤獨寂寞中,回首畫橋風月,該是何等惆悵。
詞中關于西湖煙波、風里絲簧和歌舞場面的描寫,似帶有欣賞的意味,而車馬東西,回首畫橋風月的惆悵,則表現出在無可奈何之中若有所失又若有所思的一種很復雜的情緒。歐詞在比較注意感情深度的同時,藝術表現上多數顯得很蘊藉,有一種雍容和婉的風度。
本篇開頭兩句 ,大筆取景,于舒緩開闊中見出氣象,已經給全詞定下了從容不迫的基調。結尾二句,從內容和情調上看 ,是大轉折 ,大變化,但出語用“明朝”二字輕輕宕開去,沒有用力扳轉的痕跡,最后又收轉到“畫橋風月 ”。行文上從容承接,首尾相應,顯得和婉圓融,情緒上也表現了優柔不迫的容與之態。
頂部
胜负彩19069期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