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歌子·驛路侵斜月

[宋] 呂本中
驛路侵斜月,溪橋度曉霜。短籬殘菊一枝黃。正是亂山深處、過重陽。旅枕元無夢,寒更每自長。只言江左好風光。不道中原歸思、轉凄涼。
分類標簽: 羈旅詩
作品賞析
【注釋】:
這是一首描寫旅途風光景物與感受的小令。詞人在作此詞時不但有一個時令背景(重陽佳節 ),而且有一個特殊的歷史背景(北宋滅亡后詞人南渡,流落江南 )。正是這個特殊的歷史背景,使這首詞具有和一般的羈旅之作不同的特點。
上片為旅途即景。開頭兩句,寫早行時沿途的風景。天上還掛著斜月,就動身上路了。驛路上映照著斜月的寒光溪橋上尚凝結著一層曉霜。兩句中寫詞人自己動作的詞只一“ 度”字,但第一句寫斜月映路,實際上已經暗含人的早行。兩句意境接近溫庭筠詩句“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的意境,但溫詩前面直接點出“客行悲故鄉 ”,呂詞則情含景中,只于“驛路”、“曉霜”中稍透羈旅之意。此外“曉霜”兼點時令,為的是下面提出“殘菊”不突然。
“短籬殘菊一枝黃,正是亂山深處過重陽 。”這兩句說的是在路旁農舍外詞人看到矮籬圍成的小園中,一枝殘菊正寂寞地開著黃花。看到此景,詞人想起今天是應該飲酒賞菊的重陽佳節,又感慨到今年這節日,竟在亂山深處的旅途中度過了。上句是旅途所見,下句是由此觸發的聯想與感慨。佳節思親懷鄉,是人之常情,更何況對于有家難歸(呂本中是壽州人)的詞人來說,由此引起的家國淪亡之痛便更為深沉了。但詞人在這里并未點破這種痛苦,只是用“亂山深處過重陽”一語輕輕帶過,留待下片集中抒發感慨。兩句由殘菊聯想到重陽,又由重陽想到眼前的處境和淪亡的故鄉。詞人思緒曲折感慨萬千,而出語卻自然爽利。
“旅枕元無夢,寒更每自長。”下片的頭兩句,由早行所見所感想到夜間他鄉客宿情景。在旅途中住宿,詞人因為心事重重,老是睡不著覺,所以說“元無夢”;正因為深夜不能入睡,就更加感到秋夜的漫長,所以說“寒更每自長 ”。句中著一“每”字,可見這種情形已非一日,而是羈旅中常有的。“元”、“每”二字,著意而不著力,言外更令人凄然。
一般的羈旅之行,特別是佳節獨處的時候,固然也會令人有這種難眼的寂寞和憂傷,但詞人之所以有此感,卻是另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只言江左好風光,不道中原歸思轉凄涼 。”江左即是江東,這里指的是南宋統治下的東南半壁河山。
江左風光,歷來為生長在北方的文人墨客所向往。如詞人今身在江東了,詞人卻并未感到喜悅。原因是中原被占、故鄉難歸,在寂寞的旅途中,詞人思鄉之情不禁更加強烈,憂國的凄涼情緒也更加深沉了。兩句用“只言”虛提,以“不道”與“轉”反接,抑揚頓挫之間 ,正蘊含無窮憂傷時事的感嘆。詞寫到這里,感情達到高潮,主題也就得到了集中的體現,它和一般羈旅之作不同的特點也自然流露出來了。
這首詞著力表現詞人的中原歸思,同時感情又有一個由隱至顯的過程 。詞人結合特定的景物、時令、旅途狀況 ,層層轉進,如剝繭抽絲般地來抒發感情,最后凄然歸思,這樣抒情便顯得很自然。詞的感情基調雖比較凄涼傷感,但格調卻清新流暢。這種矛盾的統一,構成了一種特殊的風格美,使人讀來雖覺凄傷卻無壓抑之感。
相關詩詞
1
[唐]
溫庭筠

《商山早行》

晨起動征鐸,客行悲故鄉。
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
展開全文
槲葉落山路,枳花明驛墻。
因思杜陵夢,鳧雁滿回塘。
收起
頂部
胜负彩19069期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