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來

[唐] 李賀
桐風驚心壯士苦,衰燈絡緯啼寒素。
誰看青簡一編書,不遣花蟲粉空蠹?
思牽今夜腸應直,雨冷香魂吊書客。
秋墳鬼唱鮑家詩,恨血千年土中碧。
作品賞析
【注釋】:
  本篇寫秋天來臨時詩人的愁苦情懷。

  日月擲人去,有志不獲騁,這原是古往今來有才智之士的共同感慨。詩人對于時光的流逝表現了特異的敏感,以致秋風吹落梧桐樹葉子的聲音也使他驚心動魄,無限悲苦。這時,殘燈照壁,又聽得墻腳邊絡緯哀鳴;那鳴聲,聽來仿佛是在織著寒天的布,提醒人們秋深天寒,歲月將暮。詩開頭一、二句點出“秋來”,抒發由此而引出的由“驚”轉“苦”的感受,首句“驚心”說明詩人心里震動的強烈。第二句“啼寒素”,這個寒字,既指歲寒,更指聽絡緯啼聲時的心寒。在感情上直承上句的“驚”與“苦”。

  這一、二兩句是全詩的引子。一個“苦”字給全詩定下了基調,籠罩以下六句。“誰看青簡一編書,不遣花蟲粉空蠹”,上句正面提問,下句反面補足。面對衰燈,耳聽秋聲,詩人感慨萬端,我們仿佛聽到他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自己寫下的這些嘔心嚦血的詩篇,又有誰來賞識而不致讓蠹魚白白地蛀蝕成粉末呢?”情調感傷,與首句的“苦”字相呼應。

  五、六句緊接上面兩句的意思。詩人輾轉反側,徹夜無眠,深深為世無知音、英雄無主的憂憤愁思所纏繞折磨,似乎九曲回腸都要拉成直的了。詩人痛苦地思索著,思索著,在衰燈明滅之中,仿佛看到賞識自己的知音就在眼前,在灑窗冷雨的淅瀝聲中,一位古代詩人的“香魂”前來吊問我這個“書客”來了。這兩句,詩人的心情極其沉痛,用筆又極其詭譎多姿。習慣上以“腸回”、“腸斷”表示悲痛欲絕的感情,李賀卻一空依傍,自鑄新詞,采用“腸直”的說法,愁思縈繞心頭,把紆曲百結的心腸牽直,形象地寫出了詩人愁思的深重、強烈,可見他用語的新奇。憑吊之事只見于生者之于死者,他卻反過來說鬼魂前來憑吊自己這個不幸的生者,更是石破天驚的詩中奇筆。

  “雨冷香魂吊書客”,詩人畫出了一幅多么凄清幽冷的畫面,而且有畫外音,在風雨淋涔之中,仿佛隱隱約約聽到秋墳中的鬼魂,在唱著鮑照當年抒發“長恨”的詩,他的遺恨就象萇弘的碧血那樣永遠難以消釋!表面上是說鮑照,實際上則借他人之酒杯,澆自己胸中的塊壘。志士才人懷才不遇,正是千古同恨!

  此詩上半篇采用的是習見的由景入情的寫法,下半篇則是全詩最有光彩的部分。“思牽今夜腸應直”,在牽腸情思的引發下,一個又一個恍惚迷離的幻象在眼前頻頻浮現,創造出了富有浪漫主義色彩的以幻象寫真情的獨特境界。詩人深廣的悲憤與瑰麗奇特的藝術形象之間達到了極其和諧的統一。在用韻上,后半篇也與前半篇不同。前半篇雖然悲苦、哀怨,但還能長歌當哭,痛痛快快地唱出,因而所選用的韻字正好是聲調悠長、切合抒寫哀怨之情的去聲字“素”與“蠹”。至后半篇,與抒寫傷痛已極的感情相適應,韻腳也由哀怨、悠長的去聲字一變而為抑郁短促的入聲字“客”與“碧”。

  這是一首著名的“鬼”詩,其實,詩所要表現的并不是“鬼”,而是抒情詩人的自我形象。香魂來吊、鬼唱鮑詩、恨血化碧等等形象出現,主要是為了表現詩人抑郁未伸的情懷。詩人在人世間找不到知音,只能在陰冥世界尋求同調,不亦悲乎!

  (陳志明)
-----------------------------------------------
秋來,感不遇也。

注:
1:桐風驚心壯士苦,衰燈絡緯啼寒素:《古今注》:"絡緯,亦曰莎雞。詩疏:絡緯鳴,懶婦驚,促織也。" 素,秋天色白,故曰素 秋。王琦云:秋風至則桐葉落,壯士聞而心驚,悲年歲之不我與也。
2:誰看青簡一編書,不遣花蟲粉空蠧:《呉佑傳》:"殺青簡以寫經書。"注云:"殺青者,以火炙簡,令汗,取其青易書,復不蠧, 謂之殺青,亦謂汗簡。" 花蟲,蠧魚,蛀書蟲也。粉,碎屑也。王琦云:竹簡久不動,則蠧蟲生其中。空蠧,蟲蛀而空也。
3:思牽今夜腸應直,雨冷香魂吊書客:香魂,古詩人魂也。《文苑英華》作鄉魂。書客,自謂也。
4:秋墳鬼唱鮑家詩,恨血千年土中碧:鮑照有《蒿里行》詩。蒿里,墳地也。《荘子》載:萇弘死于蜀,藏其血,三年化為碧。此 句言怨恨不能消也。

附:

劉辰翁評曰:非長吉自挽耶?只秋夜讀書,自吊其苦,何其險語至此?然無一字不合。

黃九煙評曰:唱詩之鬼,豈即書客之魂耶?鮑家詩,何其聽之歷歷不爽。
--------鳳尾竹客 撰<李長吉歌詩箋注輯評>---------
頂部
胜负彩19069期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