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蘩

[先秦] 詩經
于以采蘩,于沼于沚[1];
于以用之,公侯之事。

于以采蘩,于澗之中;
于以用之,公侯之宮。

被之僮僮,夙夜在公;
被之祁祁,薄言還歸。
【注釋】:

蘩:水草名。
[1]:音止,水中沙洲
被:音皮,古代婦女發式。
僮僮:高而蓬松
祁祁:眾多

采蘩.夫人不失職也.夫人可以奉祭祀.則不失職矣.
------------------------------------------------
1.于以:問詞,往哪兒。一說語助。蘩(fán繁):白蒿。生彼澤中,葉似嫩艾,莖或赤或白,根莖可食,古代常用來祭祀。
2.沼:沼澤。沚(zhǐ止):水中小洲。
3.事:此指祭祀。
4.澗:山夾水也。
5.宮:大的房子;漢代以后才專指皇宮。
6.被(bì幣):首飾,取他人之發編結披戴的發飾,相當于今之假發。僮僮(tónɡ同):首飾盛貌,一說高而蓬松,又說光潔不壞貌。
7.夙:早。公:公廟。
8.祁祁(qí其):形容首飾盛,一說舒遲貌。
9.歸:歸寢。

題解:女子采蘩參加貴族祭祀

譯文:
哪兒采白蒿?
去那洲與池。
哪兒用白蒿?
公侯的祭祀。

哪兒采白蒿?
去到山澗旁。
哪兒用白蒿?
公侯的廟堂。

發飾多光潔,
早晚在公廟。
發飾已舒散,
這才往家跑。

【賞析】
  閱讀此詩,先予判明詩中主人公的身份,也許有助于把握全詩的情感。

  《毛詩序》曰:“采蘩,夫人不失職也。夫人可以奉祭祀,則不失職矣。”是以為此乃貴族夫人自詠之辭,說的是盡職“奉祭祀”之事。朱熹《詩集傳》則曰:“南國被文王之化,諸侯夫人能盡誠敬以奉祭祀,而其家人敘其事以美之也。”定主人公為“家人”,這是對毛序的一大修正。不過以為那辛勤“采蘩”、“夙夜在公”的還是“諸侯夫人”,于詩意未免仍有隔膜。

  誠然,古代貴族夫人也確有主管宗廟祭祀的職責,但并不直接從事采摘、洗煮等勞作。《周禮·春官宗伯》稱:“世婦,掌女宮之宿戒,及祭祀,比其具。”賈公彥疏謂“女宮”乃指有罪“從坐”、“沒入縣官”而供“役使”之女,又稱“刑女”。凡宮中祭祀涉及的“濯摡及粢盛之爨”,均由“女宮”擔任。而此詩中的主人公,既稱“夙夜在公”,又直指其所忙碌的地方為“公侯之宮”,則其口吻顯示的身份,自是供“役使”的“女宮”之類無疑。

  詩之開篇,出現的正是這樣一些忙于“采蘩”的女宮人。她們往來于池沼、山澗之間,采夠了祭祀所需的白蒿,就急急忙忙送去“公侯之宮”。詩中采用的是短促的問答之語:“哪里采的白蒿?”“水洲中、池塘邊。”“采來作什么?”“公侯之家祭祀用”答問之簡潔,顯出采蘩之女勞作之繁忙,似乎只在往來的路途中,對詢問者的匆匆一語之答。答過前一問,女宮人的身影早已過去;再追上后一問,那“公侯之事”的應答已傳自遠處。這便是首章透露的氛圈。再加上第二章的復疊,便愈加顯得忙碌無暇,簡直可以從中讀出穿梭而過的女宮人的匆匆身影,讀出那從池沼、山澗飄來,又急促飄往“公侯之宮”的匆匆步履!

  第三章是一個跳躍,從繁忙的野外采摘,跳向了忙碌的宗廟供祭。據上引《周禮》“世婦”注疏,在祭祀“前三日”,女宮人便得夜夜“宿”于宮中,以從事洗滌祭器、蒸煮“粢盛”等雜務。由于干的是供祭事務,還得打扮得漂漂亮亮,戴上光潔黑亮的發飾。這樣一種“夙夜在公”的勞作,究竟把女宮人折騰成什么樣子?詩中妙在不作鋪陳,只從她們發飾“僮僮”(光潔)向“祁祁”(松散)的變化上著墨,便入木三分地畫下了女宮人勞累操作而無暇自顧的情狀。那曳著松散的發辮行走在回家路上的女宮人,此刻究竟帶幾分慶幸、幾分辛酸,似乎已不必再加細辨——“薄言還歸”的結句,不已化作長長的喟嘆之聲,對此作了無言的回答?

  如此看來,以《采蘩》為諸侯夫人自詠,固屬附會;而認其為“家人”贊美夫人之作,亦屬穿鑿。穿行于詩中的,其實是夙夜勞瘁的女宮人而已:短促的同答,透露著她們為貴族祭祀采蘩的苦辛;發飾的變化,記錄著她們“夙夜在公”的悲涼。詩寫得很妙,讀來卻只覺得酸澀。古代的祭祀排場,原本就為鬼神“降福”貴族而設,卑賤的下人除了付出勞辛,又有何福可言! (潘嘯龍)

詩經

詩經》是中國古代詩歌開端,最早的一部詩歌總集,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葉(前11世紀至前6世紀)的詩歌,共311篇,其中6篇為笙詩,即只有標題,沒有內容,稱為笙詩六篇(南陔、白華、華黍、由康、崇伍、由儀),反映了周初至周晚期約五百年間的社會面貌。

《詩經》的作者佚名,絕大部分已經無法考證,傳為尹吉甫采集、孔子編訂。《詩經》在先秦時期稱為《詩》,或取其整數稱《詩三百》。西漢時被尊為儒家經典,始稱《詩經》,并沿用至今。詩經在內容上分為《風》、《雅》、《頌》三個部分。《風》是周代各地的歌謠;《雅》是周人的正聲雅樂,又分《小雅》和《大雅》;《頌》是周王庭和貴族宗廟祭祀的樂歌,又分為《周頌》、《魯頌》和《商頌》。

孔子曾概括《詩經》宗旨為“無邪”,并教育弟子讀《詩經》以作為立言、立行的標準。先秦諸子中,引用《詩經》者頗多,如孟子、荀子、墨子、莊子、韓非子等人在說理論證時,多引述《詩經》中的句子以增強說服力。至漢武帝時,《詩經》被儒家奉為經典,成為《六經》及《五經》之一。

《詩經》內容豐富,反映了勞動與愛情、戰爭與徭役、壓迫與反抗、風俗與婚姻、祭祖與宴會,甚至天象、地貌、動物、植物等方方面面,是周代社會生活的一面鏡子。

推薦詩詞

白水詩(先秦·先秦無名)

浩浩白水。鯈鯈之魚。
君來召我。我將安居。
國家未立。從我焉如。

七夕(宋·楊樸)

未會牽牛意若何,須邀織女織金梭。
年年乞與人間巧,不道人間巧已多。

四時田園雜興(宋·范成大)

新筑場泥鏡面平,家家打稻趁霜晴。
笑歌聲里輕雷動,一夜連枷響到明。

歸途大名晚行(明·高叔嗣)

客心冀早安,川涂爭晚涉。
水宿阻風湍,宵行問舟楫。
時見遠村明,月出荒城堞。
良時余幸遭,青瑣官常攝。
已多絳灌毀,而無金張業。
來往路將疲,出入心獨怯。
夜夢守舊閭,勞懷先已愜。

臨江仙·金谷無煙宮樹綠(宋·辛棄疾)

金谷無煙宮樹綠,嫩寒生怕春風。
博山微透暖薰籠。
小樓春色里,幽夢雨聲中。

別浦鯉魚何日到,錦書封恨重重。
海棠花下去年逢。
也應隨分瘦,忍淚覓殘紅。

載馳(先秦·詩經)

載馳載驅,歸唁衛侯。驅馬悠悠,言至于漕。
大夫跋涉,我心則憂。

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視而不臧,我思不遠。
既不我嘉,不能旋濟。視而不臧,我思不閟[1]。

陟彼阿丘,言采其芒。女子善懷,亦各有行。
許人尤之,眾樨且狂。

我行其野,芃芃[2]其麥。控于大邦,誰因誰極?
大夫君子,無我有尤。百爾所思,不如我所之。

關山月(唐·李白)

明月出天山,蒼茫云海間。
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
漢下白登道,胡窺青海灣。
由來征戰地,不見有人還。
戍客望邊邑,思歸多苦顏。
高樓當此夜,嘆息未應閑。

東魯門泛舟其一(唐·李白)

日落沙明天倒開,波搖石動水縈回。
輕舟泛月尋溪轉,疑是山陰雪后來。

眼兒媚·平沙芳草渡頭村(宋·洪咨夔)

平沙芳草渡頭村。綠遍去年痕。游絲下上,流鶯來往,無限銷魂。綺窗深靜人歸晚,金鴨水沈溫。海棠影下,子規聲里,立盡黃昏。

九張機(宋·無名氏)

一張機。織梭光景去如飛。蘭房夜永愁無寐。嘔嘔軋軋,織成春恨,留著待郎歸。

相關作者
胜负彩19069期推荐